“济州岛赌王”的操盘术:1元收购壳公司,暴涨4倍后暴跌70%

又一庄股崩了!

中潜股份(300526.sz)这个股票大家应该都比较熟悉,至少是听说过,它是这两年数一数二的大牛股,前复权后股价自2018年10月19日的最低8.09元一路不带怎么回调的暴涨到2020年4月9日的最高182.78元。

用时一年半暴涨2159.33%,傲视同期A股其他非新股涨幅,更是秒杀同期的东方通信(600776.sh)。

(中潜股份股价走势截图)

是什么造就了这只超级大牛股?是暴涨的业绩还是机构抱团?都不是!

今天(4月20日),中潜股份在没有任何利空消息刺激、也没有任何公告的情况下,开盘即低开超7%,10分钟后稳稳的封在了20%跌停板上,封单近3万手。

它的突然闪崩跌停,再一次让市场聚焦这只曾经的超级大牛股,并“重温”这只庄股是如何平地起,又如何大厦倾!

关于这只股票坐庄操纵股价的报道很多,也非常复杂,还涉及济州岛赌王仰智慧,有说是公司自己坐庄炒作股价的,也有说是请外部人士进行市值管理的,大家可以去网上具体看看。

本文为了简单明了,锐眼哥以时间和股价为线索,大致分三个阶段回顾一下整个坐庄操盘的过程。

第一阶段:16只基金违规举牌,股价暴涨442%

(第一阶段股价截图)

实际上,这16只基金的买入举动,即不是市场分析人员分析出来的,更不是锐眼哥分析出来的,而是在第一阶段末期公司自己发公告说出来的,原因是同一机构旗下16只基金持股超过5%,触及举牌线。

2019年11月4日公司公告,北京泽盈在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期间,通过旗下顺势1号、2号、3号、5号、7号、8号、9号、10号、12号、15号、17号、18号、19号、20号私募基金以及硕果壹号和硕果贰号私募基金,合计增持公司974.4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1%。

(北京泽盈增持公告截图)

公告显示,增持均价为29.88元/股,以此计算北京泽盈在此期间的增持总成本为2.91亿。增持的原因是看好公司的发展潜力。

在北京泽盈增持期间,中潜股份股价在2019年9月11日最高触及48.18元(前复权),较2019年5月9日最低8.88元已经上涨了4.4倍,所持公司股份市值达到4.69亿,浮盈1.78亿!

然而,由于北京泽盈没有在累计买入5%的时候披露,而是在累计买入5.71%才披露,构成违规举牌。2019年11月15日深交所发出监管函,要求北京泽盈及时整改,自此之后北京泽盈没有再增持公司股份。

当然,在看到公司股价短期这么大涨幅后,公司有持股的董监高们肯定是要减持的,在此期间副总经理刘国才、副总经理肖顺英、副总经理周富共、副总经理兼董秘卓泽鹏合计减持2.55万股。

也是在此期间,那个大名鼎鼎的“济州岛赌王”仰智慧入股了公司!

2019年9月4日,公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公告,那个被称为“济州岛赌王”的男人仰智慧将持有控股股东香港爵盟100%股权,从而实际控制上市公司,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协议转让股份公告截图)

赌王仰智慧入股后,又将公司股价带上了另一个巅峰!

第二阶段:频繁收购壳公司蹭热度,股价暴涨450%

(第二阶段股价截图)

“济州岛赌王”确实不一般,资本运作的手段也是溜的起飞,为了拉升公司股价,当时A股哪一类股票热门就收购哪类资产蹭热点,仅4笔收购就让公司前复权后股价从33.17元一路飙升到182.78元,4个月再次暴涨4倍多。

2019年7月25日公司公告,拟作价1元收购北海慧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完成后北海惠玉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收购北海慧玉公告截图)

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6月30日,收购标的北海惠玉总资产为0、负债0、净资产0、2019年上半年营收0、净利润0,也就是一家空壳公司。

据公告称,这家空壳公司是一家互联网信息技术、大数据技术为主营业务的企业。收购这样一家公司,中潜股份将成为大数据概念股,拟收购公告发布20天后股价就涨超60%!

然而,到2019年8月16日,公司又称,因标的公司股东不幸逝世终止收购北海慧玉,并新设成立北海中潜科技有限公司。

之后,公司又多次故技重施。

2019年9月27日,公司公告,拟以1元收购众创投资持有的上海招信50%股权,并对上海招信增资1581.63万,交易完成后累计持有上海招信51%股份。

与北海慧玉一样,上海招信也是一家资产、负债、净资产、营收、利润均为0的壳公司。公告称,该公司主要从事计算机信息科技领域相关业务,但其旗下全资子公司苏州森瑞特是一家黄金实物销售公司,对该公司的收购将使公司涉及黄金概念。

这一招果然有效,从2019年9月27日到公司下一次收购,股价又涨了60%以上。

2020年初,A股芯片概念股火爆一时,中潜股份在2020年3月13日公告,拟收购合肥鹏芯、大唐存储,从而又使公司有了芯片概念,这下更不得了了,公司股价直接从60元左右在短短20天内飙到182.78元的高位!

“济州岛赌王”的操盘方式就是不一样,有人可能要问,把股价拉这么高怎么退出呢?

第三阶段:一纸关注函、暴跌73%、一地鸡毛

(第三阶段股价走势截图)

鸡犬升天后的一地鸡毛,或许可以形容这一阶段中潜股份的股价。

公司股价在高位的反转来自于公司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和深交所的关注函。2020年4月3日,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回复函称,收购大唐存储与公司现有业务不具明显协同性、不存在以任何形式迎合市场炒作股价。

2020年4月6日,深交所再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此前收购北海慧玉等资产在短期内大幅折价的原因及合理性。

或许到此时,二级市场才意识到,中潜股份过去一年多股价的持续上涨,原来都是上市公司在讲故事、拉高股价,从2020年4月7日开始公司股价连收三个跌停,之后在出售上海招信、内审负责人离职等各种不太好的消息下持续走低。

真正的大爆点,是公司大股东深圳爵盟在2020年9月9日将所持公司股份的75.11%质押出去,因为这意味着背后资本大佬的大撤退!

(深圳爵盟质押公告截图)

大股东质押之后,公司股价再下一城,2020年10月21日20%一字跌停,10月22日继续大跌超14%,10月23日再跌超11%,仅三天时间股价从近百元跌至不足60元,之后虽有一段时间的反弹,但经过这两天的暴跌,股价又下了一城。

去年10月20日公司被立案调查,12月14日因涉嫌操纵股价,实控人仰智慧又被立案调查,12月14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辞职,今年1月14日财务总监辞职。

今年1月30日公司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预亏1.2亿-1.5亿,同比下滑333%-442%。业绩预亏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反应不大,但在3月25日董事长辞职之后,股价开始加速下跌,从80元左右跌至今天收盘49.29元。

从2020年4月3日至今,中潜股份的股价从前复权后182.78元跌至如今的49.29元,整整一年暴跌超70%,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落下帷幕,这场股价操纵正在收尾。

但是,那个被称为“济州岛赌王”的男人、中潜股份背后真正的大佬仰智慧去哪了呢?

实际上,早在去年12月14日就已经拂袖而去了,那个辞职的董事兼总经理就是仰智慧,他同时还辞去了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