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能让你憋不住笑也忍不住哭

严格来说,陈建斌自导自演的《第十一回》并不算纯粹的喜剧,而是像《一个勺子》一样集悬疑、黑色、爱情、寓言等多种元素于一体,具有强烈先锋意识和实验性质的现实题材作佳,既能让人全场憋不住笑,也能让人回味起来忍不住哭。这部豆瓣8.4的电影讲述了马福礼一纸荒唐言满把辛酸泪的离奇境遇,虽弱小却执拗的面子问题,喜感全开并嬉笑怒骂的话剧团群像,通过戏与现实的对照,折射出的人生况味,都拥有丰富的回味空间。

陈建斌饰演的小吃店老板马福礼,吃苦耐劳精打细算型的小本生意人,由内向外散发着一种唯唯诺诺老实巴交的气质,周迅饰演的老板娘金财铃,驯夫育女说一不二,屋里屋外一手抓。这对波澜不惊的重组CP背后,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往事,马福礼当年在拖拉机里一脚刹车没踩住,成为怒杀出墙红杏和隔壁老王的杀人犯,住了十五年大牢,也成了乡邻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本地话剧团的创作素材,金财铃则是当年未婚先育的叛逆美少女,一个人把拖油瓶的女儿拉扯大,嫁给马福礼之后,甘愿做一个满身油渍的黄脸婆。

马福礼和金财铃的经历很特殊,却又不特殊,其实现实生活中,有太多人都是这样,看着平平常常,却隐藏有着极不平常的往事,不管别人怎么众说纷纭,不管话剧团如何改编、杜撰,却只能接触到事件的表面,无法真正挖掘到真相。

影片很高级的没有去揭开当年拖拉机杀事件的真实情况,而是通过马福礼的讲述和梦境的演绎,旁人口述的当年案宗,胡昆汀的“合理改编”,演员们在话剧舞台上的演绎,贾梅怡的代入法心理分析和查访,一层一层剥开假象,推翻之前的假设,露出一个极具可信度的猜想,却并没有去证实它,而是像“罗生门”一样,就让它停在那里,与观众进行互动,任由大家去思考和判断,感叹现实是如此诡谲、荒诞,比任何剧本都超现实。

通过这样的处理方式,影片打破了真实与梦境,现在与过去,人生与戏剧,真相与猜想之间的壁垒,开放式的剧情其实正是现实的写照,任何过去已发生的事,都有不确定的一面,任何一个故事的讲述或记录,都会因主观因素而发生悄然变化,当年拖拉机上下发生了什么,或许连马福礼自己都无法确证。

《第十一回》印证了陈建斌真是一位被“皇位”耽误了的好导演,叙事功力太强了,哪怕情节扑朔迷离,人物关联复杂,时空穿插交错,元素不可谓不复杂,手法不可谓不先锋,呈现在银幕上却能清清楚楚,显现出质朴无华的大家风范。其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话剧团里面职场群像,大鹏饰演的胡昆汀满嘴艺术和戏剧,却是同事眼中不自量力的笑话,家有河东狮,又忍不住和女演员搞暧昧,时而高冷自傲,时而圆滑机智,真假难辨的演绎,让人看到了戏痴与人精的双重人格。

同样值得玩味的还有于谦饰演的团长傅库司,有严肃和活泼两副面孔可以随时切换,演出了职场手腕的精髓,一手不动声色之间讲道理打太极的功夫,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刘金山饰演的收发室大哥苟也武,具有职场小角色的典型体质,在不喝酒的情况下最擅长察颜观色、见风使舵,喝点酒立刻变成无法无天的好汉,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越混越差作为资深员工却只能看大门。

话剧团里的其他角色也一样,有对艺术怀着憧憬的新演员,也有只出工不出力的老演员,每个人私下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所有人的利益和关系达成微妙的平衡,合则一团和气,不和则立刻撕得鸡飞狗跳,不过没有什么是团长搞不定的,甜枣和巴掌都在酒里,酒桌让大家空前团结,把酒桌文化淋漓尽致地展现在银幕上,各种明的暗的生存法则和潜规则也都随之跃然纸上。

一地鸡毛的职场,五味混杂的家庭,再加上挥不去、甩不掉的回忆,为《第十一回》描绘出一幅中国式的现实图景,就像薛定谔的箱子一样,每个观众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得到不一样的的感受。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