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尔塔克戎”是乌龙一场?实验室研究遭质疑 世卫专家紧急发声

1月9日,塞浦路斯大学研究团队8日公布发现新冠病毒(SARS-CoV-2)新变异病毒株并称其为Deltacron“德尔塔克戎”后,一时间引起全球轰动,近日这一发现却遭到全球多名专家质疑。

图据新华网

多名专家质疑:实验室样本受污染?

据《耶路撒冷邮报》援引塞浦路斯邮报报道,塞浦路斯大学研究团队称,其基因与德尔塔毒株更接近,但拥有大量奥密克戎毒株的特有变异,因此被命名为“德尔塔克戎”。塞浦路斯大学生物科学教授Leondios Kostrikis的团队在对1377个样本进行测序后,发现了25例新变种病例,其基因序列虽与德尔塔接近,却有10个奥密克戎的特有变异。

该团队已将调查结果发送给实时追踪病毒变化的国际数据库Gisaid数据库,却遭到了学界大量的质疑声音。

日前,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家皮科克(Tom Peacock)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他查看报告后认为Deltacron序列看起来明显是受污染。

皮科克推特截图

“奥密克戎可能还没有在足够大的人群中传播足够长的时间,可以让其产生一个真正的重组体,”皮科克表示,“在任何情况下,GISAID数据库中公布的‘德尔塔克戎’的基因细节都不像重组体”,相反它们“看起来是测序时的实验室污染的结果。”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美国什里夫波特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健康科学中心专家克里斯塔·奎恩也称,他们确信调查结果有错,错误可追溯至塞浦路斯团队收集的样本测序科技。美国埃默里大学传染病专家Boghuma Kabisen Titanji也说,目前信息均指向样本污染而非德尔塔和奥密克戎的和合体。

面对同行质疑,塞浦路斯大学做了最新回应。1月12日,据彭博社报道,Leondios Kostrikis否认了自己的发现是实验室污染的乌龙。他进一步解释“德尔塔克戎”的由来,是早期菌株受制于“进化压力”产生的,而不是“单一重组的结果”。他还表示,更重要的是这些样本是在不止一个国家中的多个测试中处理的,“至少有一个来自以色列的序列,也显示了‘德尔塔克戎’的遗传特征”。

世卫组织呼吁:勿称“德尔塔克戎”

至于德尔塔克戎的危害性,Leondios Kostrikis在接受Sigma TV采访时表示,尚不能确认“德尔塔克戎”是否更具病理性或更具传染性,他个人倾向于认为“德尔塔克戎”最终将被奥密克戎取代。塞浦路斯卫生部长Michael Hadjipantela周日也表示,“德尔塔克戎”并不令人担忧,更多细节将随后公布。

与此同时,“Flurona”毒株近日也曾引起国际关注。1月2日,以色列报告了首例同时感染新冠肺炎和流感的病例,确诊者是一名从未接种过疫苗的孕妇。以色列专家选取Flu(流感)和corona(冠状病毒)两个词进行组合,将这种双重感染命名为“Flurona”。

1月10日,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病毒技术负责人玛丽亚·范克尔克霍夫在社交媒体上回应称,“德尔塔克戎”可能是测序过程中样本受污染的结果,而不是两种病毒变体的组合,还建议不要使用名称“德尔塔克戎”。

范克尔克霍夫同时呼吁不要使用“Deltacron”以及“Flurona”的叫法,后者意味着流感和新冠病毒同时发病。“这些词暗示病毒/变种的组合,而这些事并没有发生。‘德尔塔克戎’可能是测序期间(样本)被污染。”

范克尔克霍夫推特截图

当然,也有科学家表示,即使“德尔塔克戎”真实存在,但预计不会是“杀手级的新变种”。来自德国的预防医学博士Christoph Specht在接受卢森堡广播电视公司采访时表示,“德尔塔克戎”可能不会继承两种变体的不良特征,“一加一并不总是等于二”,有人同时感染了德尔塔和奥密克戎,并且两者的基因片段发生了交换,这种情况不能完全排除,但在塞浦路斯这个例子里,很可能只是存在“随机突变”,两者并没有交换基因片段。

来源:天目新闻

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评论

精彩推荐

'); })();